怀念外公的经典句子 想念去世的外公的句子

Tips: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1、夜里梦到爷爷,我哭着醒来。醒来再想捉住这梦的时候,梦却早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2、爷爷去世这三个多月,我时刻都在想念,在这段日子里只要看到像爷爷的身影,我的心里就很痛,我就想起我的爷爷,我多么希望有灵魂存在,来拉近我和爷爷的距离呀!
3、我手头有张爷爷年轻时的照片,大约是二十岁左右拍的,穿着一件有细碎花案的布衣,面颊丰润,明眸皓齿,灿若晨星,一头乌发瀑布一样流泻在胸前。爷爷年轻时保留下来的照片很少,基本上毁于**,这张是后来从亲人那里索回的。
4、我会永远把爷爷对我讲的话,作为我前进的动力,我会永远怀念他。
5、爷爷,那一年你突然离去让我心力交瘁悲痛的我,只能每夜走进梦里去扑捉你的颜容寻觅你的踪影。
6、爷爷闲暇时总是会和我玩一些小游戏,比如下跳棋,打扑克等。那时的我总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有时,爷爷还会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这些都已成了我的回忆,不会变为现实了。我再也看不到爷爷的身影和慈祥的笑容了。
7、人的一生没有留下对爷爷的深刻印象,是难以想象的。一个人的成长没有受到爷爷的深深影响,也是难以想象的。爷爷讲的一则故事,爷爷的一个肢体语言,可以让人终身难忘。爷爷的一句话,会终身铭记而受用终身。
8、日子过得真快,转眼爷爷逝去已经两年了。印象中他从没离开过我们,他仿佛总在我们身前身后转悠,总对我们嘘寒问暖,唠唠叨叨。爷爷最后的一年半的日子是在病床上度过的,病中的爷爷也还是时常关心着我们每一个子女,在几个儿女身上他总有操不完的心。
9、爷爷做事很麻利,村里没人能比,一大桌子十多个菜不肖一个小时他一个人就能拿下,没人不佩服他的能干利索。爷爷通情达理,能识大体,顾全大局,作为一个大家庭的长媳,他上敬公婆,下疼弟妹,没有谁不说他好的,对丈夫对子女更是体贴入微,无微不至。

怀念外公的经典句子 想念去世的外公的句子

张牧笛《一个人静静地怀念外公

清明前的这个夜晚,一个人,静静地想念我的外公。

这个夜晚没有下雨,一切都是温暖的,布满了柔和的色调,就像记忆中的那些故事,那些时光,那些爱。时间在流逝,却总有一种亘古的缓慢地沉淀下来,藏在心灵深处,空明并且奇异,不可企及,却总是遥望不止。

“你会一直记得外公吗?一直。”
“我会的,念念不忘,至死不渝。”

这样的对话,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它只是我的一种意念而已。外公从来没有问过我这样的问题,一次也没有。即使谈及生死,他更多希望我们的,则是忘却。灵魂或者肉体的存在,在外公看来,都是一种单纯的快乐或者希冀的象征。因此,外公,我记忆河床中最温暖,最绵长的部分,虽牢牢占据着我记忆的中心,我却又不敢轻易触碰。人的一生,总会经历一些逝去的生命,或许,这就是命运在有意在锤炼我们承受痛苦的能力。

如今,我坐在稀薄的春光里,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喉咙间发出一声呜咽。不,不仅仅是一声呜咽,我的胸腔里,正有一朵厚重的云经过,被思念打湿,滴答滴答,流下绵长的泪。而曾经的晴朗,辽阔和轻盈,就在这样细密的浸润之中,全部泛了新绿。

在这样的夜晚,一个人,静静地想念我的外公。

外公去世,是在我十一岁的那年冬天。我一直这样认为,如果我的身上有某种豁达乐观的特质,那一定来自我外公的遗传。外公不仅学识渊博,而且为人宽厚坦诚。他当了一辈子大学的校长,却始终最爱的是他的古典文学,是他的孔孟之道、老庄哲学和咬文嚼字的之乎者也,也始终是个典型的有些迂腐又有些清高的知识分子。外公生命的最后几天,他的坚强意志表现到了极致,连对生死已经司空见惯了的医生们都不由得钦佩万分。外公离去时,很平静安详,这是外公留给我们的最后的仁慈。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对医生,是从值班室到病床,对我外公,却是从一个世界到了另一个世界。我很想知道,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想的是什么。可是,他无法再告诉我了。只有,他那粗重的带着啸鸣音的呼吸,那熟悉亲近的体息,那产生幻觉时向前方顽强伸出的手臂,时时像针一般,刺痛了我的现在,继而又沉郁忧伤地刺向我的未来。我幼小的心灵,浸满了真切并且苦涩的悲哀。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走在路上,我觉得每个与我擦肩而过的老人,都像我的外公。但继而来的便是深深的失望。因为,我知道,如果真的是外公,他绝不会就这样与我擦肩而过,他一定会让我趴在他的膝头,给我讲那些光怪陆离的神仙的故事。外公,你难道真的不想,把那些中断的故事给我一一讲完吗?

那支温暖的笔还在,握住它的外公没了;那件质朴的衬衫还在,穿起它的外公没了;那些精彩的故事还在,讲述它的外公没了;同学们的外公还在,我的外公没了。一种无形的生命气息仍旧在这些熟悉的物件之间游移,只能感觉却无法触摸。

外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小笛,怎么你读了那么多的书,作文还是写成这样呵?!”大概是怕刺伤我的自尊,每次,他都装作并不在意的样子,但那神情却是认真得很,眉宇间还带着浓浓的学究气,似乎这是件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大事情。

外公去世后的半年,我在报纸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文章。我多想听他高兴地说,“小笛,你真的没有白读那么多书呵!”但没有,也不会再有。

时光擦去了外公,就像擦去了我那个能听见蚂蚁唱歌,能听见月亮敲门的童年。美好的历程,原来竟是如此短暂,甚至不比一阵风更为持久。

孤独时我就会给外公写信,然后,再以外公的名义给自己回信。

清明前的这个夜晚,在别人忙着烧冥钱送寒衣的夜晚,我在一小块松软的土地上,烧掉了几篇刊登在杂志上的有关外公的文字。我看着风把那些灰烬卷起,我知道,外公,他一定读到了我的思念。

但我和天堂间来往的那些信件,却始终没舍得烧掉。

有时走在大街上,外公浓重的乡音就在我身后猝然响起,“小笛!”我匆忙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我确定那是外公,因为,只有他是这样称呼我的。可是,我却看不到他在哪里?忧伤侵袭过来,却没有立即从眼中跌坠,而是,在思绪间打着旋儿,然后,一古脑地撞击着我的胸膛。

短暂的快乐和忧伤,我都要用尽一生的时间来记忆,或者忘却。

怀念逝去亲人姥姥姥爷的诗句

姥姥走了10年了。每当想起姥姥眼泪止不住,姥姥是聋哑人,可对我们很好,很好。版特别想权姥姥在,好让他享福,姥姥不会回来了,我希望开车撞到她的人,不得好死。撞了后逃逸了。没有找到人,姥姥骨折了。躺了两年,想想姥姥的样子眼泪止不住。姥姥在天堂,没有病痛没有车祸。希望姥姥永远幸福快乐。10周年了姥姥我想你。很想你。很想你抱着我,姥姥我想你。

相关专题: 外公 怀念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