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的精确度经典句子 求书《死神的精确度》txt

Tips: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亲,您要的资源已上传或者正在发送


现在附件很方便,可直接下载


附件在文字最下方下面


请及时下载或及时查收


祝您看文愉快


附件只能上传一个,还要请追问哦O(∩_∩)O~


满意的话就请及时【采纳】吧,再给个【赞同】就更好啦O(∩_∩)O~


有问题可以追问或hi我--------------—ID:lpf43

ps:请直接击附件或书名下载,下载无需需财富值,财富设置只针对其他(她)下载的朋友哦


O(∩_∩)O by;【一朝风月绕指柔 】--团队 O(∩_∩)O~


死神的精确度.txt" wealth="5" />

死神的精确度经典句子 求书《死神的精确度》txt

死神的精确度

去文库啊 但是这本书。。真的不怎么样 不是推理小说 也不是穿越 我买了 觉得没多大意思 给你当当的网址:://proct.dangdang/proct.aspx?proct_id=&ref=search-1-A 下面是片段:
暴风雪中的死神
1
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雪。我透过窗眺望着外面的景色,别墅周围一片白茫茫,连四周环绕着的白桦林也因为白雪的覆盖几乎看不出树的轮廓。
而雪丝毫也没有要停的样子,如羽毛,似棉絮,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着,在这清晨6点多的时分,看不到一丝阳光。
“这天完全没放晴呢,快把窗帘拉上,看了就心烦。”在我身后说话的是一个30多岁的男子,名叫英一。他戴着副银边眼睛,挺着个啤酒肚,虽然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却可以知道他是那种很典型的人——懒散而不负责任。
“是啊。”我用文质彬彬的口吻回答着,拉上了窗帘。这一次,我的设定是一个“举止有礼的好青年”。
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在别墅进门后右手边的一个宽阔休息室内。连我在内,一共有5个留宿的客人正在沙发上面对面地坐着。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在我正侧方说话的女子名叫真由子,年龄约莫二十六、七岁,身材纤细,皮肤白皙,略带茶色的长发尤为醒目。
“田村夫人的情况怎么样?”身穿白色衣服的厨师向我询问,他的声音有些颤抖,或许是因为下垂的刘海以及一张娃娃脸,他看上去完全不像四十多岁的人。
“刚才我去看她的时候已经睡着了。”我回答——田村聪江正在二楼的卧室里打着鼾。不过我并不是很清楚她算是昏死过去还是昏睡过去……
“你好像是叫千叶吧……?”英一用食指扶了下眼镜,开始对我找碴。
“是的。”
“这一切都得怪你。”他用尖锐的口气说,看我的眼神犹如看着不祥的符咒。
“怪我?”我继续我忠厚老实好青年的扮相,气弱地问答着。
“我们几个都是之前就预定好要在这里留宿的,还有邀请函呢。但是……”他肥硕的下巴伴随着他的说话声不断摇动着,“你却不是这样吧?”
我轻叹一口气,努力做出一副非常抱歉的神情:“因为雪实在太大了,所以我只能在这里避难啊……”这当然是假的,我来才不是要避难,而是为了工作。
“都是因为你来了,才会发生这种事情。事情都被你搞砸了!”英一喋喋不休地抱怨着,虽然我并不知道到底什么东西被我“搞砸了”,但我并没有反问他,而是继续摆着“怎么会这样……”的困惑表情装可怜。
“英一,你这就是在挑刺了。”在他身边的男子责备道,这是英一的父亲权藤,他似乎刚刚退休,额头与眉间布满皱纹。
但是英一并不罢休,他继续责问道:“莫非,是你杀了那个大叔!?”边说边用大拇指指向他身后——那是田村干夫——他倒在厨房入口附近,脸朝下,口吐白沫——的尸体。
“没有证据就不要信口雌黄,英一。”权藤很严厉地说道。
真由子细弱的声音轻轻响起:“可是千叶先生一点都不害怕呢……”我看向她,那是一张美丽的容颜,“像我现在是怕得要命……”
“这不是很正常的嘛。”我差点脱口而出。我可是死神啊,和人类的死亡有着最亲密的联系——就算我看到尸体,最多也就无聊地说一句:“又死了吗”而已。
2
这次对我下达的指示比平时更为冷淡。昨天中午,大雪下个不停,我被扔到白桦林里,然后情报部的那家伙只是对我说:“笔直走十分钟左右就可以看到幢别墅,你去那里,然后借口避暴风雪住下。”
“田村聪江在那个别墅里?”我确认着,情报部的家伙则回答:“没错,他们夫妻应该都来了。”
“那个别墅是田村聪江平时的住所?”
“不,田村聪江的丈夫在东京开私人诊所,这次只是来旅行而已。”
“旅行?那别墅是旅馆?”
“似乎最早的主人是十九世纪的一个俄罗斯人,离开这个国家后这别墅就由别人来管理了。那是座两层的建筑,看上去挺肃穆的……恩,或者说很庄严吧?现在似乎开放给普通人有偿使用,其实差不多就是小旅馆啦。”
“他们是夫妻俩单独旅行吗?”
“不,不是。应该还有几个人一起来的。”情报部的家伙飞快地说着,一看就知道他想快点跑路,“除了田村夫妻以外还有3个人会来留宿,算上雇来的厨师就是四个人。”
“你早说啊!”我怒从中来。他不理会我,继续说:“他们是有邀请函的,好像是收到了中奖的明信片,上面写‘豪华别墅三日两夜游’,然后才过来的。”
“中奖的明信片?”这太可疑了,我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想,“这也太可疑了吧。”
“是很可疑啊。”情报部的家伙理所当然地点头附和,“肯定有什么人心怀不轨,把人叫到这种深山老林里的别墅,肯定是想干点什么事出来。”
“什么人是指谁,他有什么目的?”
“谁知道。”
“问你件事可以吗?”
“问吧。”他耸耸肩。
“为什么像挤牙膏一样才告诉我这些情报。”如果我不积极地询问,他肯定什么都不告诉我。虽然说情报部的工作是列出死亡名单的人选,然后收集相关情报;而我们调查部的工作则是据此进行调查确认。但这也太冷淡了吧!或者说,更让我觉得很诡异。
他丝毫不以为耻,反问道:“难道没有详细情报会对你的工作产生障碍?”
“不会。”我立刻回答。
“所以咯。你们调查部只要做好分配到的工作就可以了。反正你们也把握不了事件的全貌,就算拿到情报也用不到。总之你快去吧。雪越积越深,会很难走的哦。”
虽然我对那句“反正你们也……”很不爽,但争论起来太麻烦,所以迈步就走,却听他在背后嚷嚷,“啊, 对了对了……”
“怎么了?”
“顺带,那别墅里应该会死不少人。”
我转过身,挑了挑眉:“什么意思?”
“那别墅里的客人已经有几个人的调查报告结果是‘可’了。”
“除了田村聪江以外?”
“当然。大家调查的速度很快,报告很快都交了上来,所以这次就碰到一起发生了。”
“那么急着报告做什么?”与其说我在发泄对同事们不满,其实我是真的疑惑——我实在无法理解这种不好好调查,就把“可”的报告交上去的心态。
“我们只要调查部交报告上来,早晚都不是问题。”他说,“总之那别墅里除了田村聪江以外还有别人会死,如果要问哪个最早死……”他思索了下,“应该是田村干夫吧。”
“田村聪江的丈夫?”
“是的。田村干夫明天就会死。”
“还有别人也会死吧?”
“雪中的别墅发生连续死亡事件……有没有觉得很戏剧化?”
“还好吧。”我并不是很关心,淡淡地回答着——反正我们也掌握不了事件的全貌,有了情报也用不到。我跨出一步,脚陷进雪里,然后提起另一只脚,再往前迈步。踏到雪上的脚步声交错着陷入雪中的声音,听上去颇有节奏感,令我心情愉快。
最后,我约莫在那天的下午三点才到达那幢别墅。前来住宿的客人正围坐在大堂的暖炉边。对于我这个浑身积雪的不速之客自然相当排斥,他们一定觉得我是个大麻烦,最好快点把我赶走。所以我努力做出疲劳困惫的样子,怯弱地表示害怕因世态炎凉而死于暴风雪中,最后终于让他们同意我借宿。
晚饭的时候,当我询问“大家是为何而来旅行”的时候,田村像是群众代表似地解释道:“不,我们都是偶然被抽中奖才来的。”
“抽奖?”
“抽中的是信州别墅的双人房,我还是第一次中这种奖,所以就带着老婆一起来了。”可能是因为医生经常接触病患的缘故吧,他似乎很善于向人解释事情的起由,而他身边的田村聪江则是白发斑斑,微微垂着头。
借此大家开始了自我介绍。
刚进入老年的权藤首先报上名来,挤着一丝生硬的笑容道:“和年纪这么大的儿子一起出来旅行还蛮奇怪的,不过偶尔为之也不错,父子旅行,呵呵。”
“因为你做这种怪事,起暴风雪了吧!”英一两手托着下巴抱怨道,双颊一鼓,两团肉就挤到颧骨处。
“我现在在东京差不多算是个小演员。”真由子低着头,有点害羞地说着,“最近虽然说经常有被抽中这类旅行,不过总是没能去成。这次因为这边的深山似乎很有意思,所以就来看看。不过我的男朋友本来说晚点也会来的,不过还没到……”边说边担心地看着柱子上的钟。
“雪这么大,估计挺够呛的。”厨师正在摆放盘子,冷不防冒出这么一句,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有礼貌,却不带任何感情。
“要是你那个男朋友没来,你就陪我的笨蛋儿子睡吧,他现在才35岁,单身哦。”权藤露出了牙齿笑着说,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关心儿子的终身大事还是只是为了低俗的调侃。
真由子的眉毛在一瞬间拧了起来,然后露出尴尬的笑容,低声道:“那怎么行……”我想她说不定此时正在心里大骂他蠢货。
“你也介绍下自己吧。”田村对有着一张娃娃脸的厨师催促道。厨师被这突如其来的指名吓了一跳,手上装色拉的盘子差点拿不稳。然后他语调轻快活泼地回答道:“我上个月在东京一家旅馆做大厨,辞职后靠朋友介绍专门上门做主厨。今天也是突然接到电话要我过来的,所以我跟大家一样,也是第一次来这幢别墅。”
然后他告诉我们,这里备有大量食材,“所以就算因为暴风雪被困在这,也不用担心会被饿死哦。”他微笑地说着。
“或许明天雪就会停了吧。”真由子轻声说。于是田村干夫提议:“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去了望台吧?这附近的山里好像有一个呢。”
“了望台啊……”真由子不是很有兴趣地重复。“好像挺有趣呢。”权藤这么回答,却也表现得毫无兴趣。
“那大家一起去吧!”,娃娃脸厨师话音刚落,英一也跟着点头。于是气氛似乎突然就变成了大家都必须去了望台,令人不免觉得好笑。
“不过可别小看这暴风雪,说不定还要下很久呢。”英一嘟囔了一句。
“甜的?(注①)暴风雪也有味道吗?”我脱口问道。
“你……”英一被我的问题惊呆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注①:日语里“甜的”与“小看”为同一个单词,甘い。
田村主动站起身对娃娃脸厨师说:“大厨,你一个人搬很费时吧,我们夫妻来帮你端盘子。”
“是啊,我们坐得离厨房最近。”田村夫人连忙也站起身。
他们夫妻的死期将至。情报部的家伙是这么说的,田村干夫将在一天后死亡,而他夫人估计会因为我的报告而在一周后死亡。剩下的时间很珍贵啊,不要用在准备饭菜这种事情上!——我很想这么对他们说,不过自然是说不出口的。
这就是昨晚,也就是第一天发生的事情。
3
然后就是今天,也就是第2天,我们聚集在休息室里,从远处看着田村干夫的尸体。真由子小声地问:“警察怎么说,有人报警了吗?”
“电话不通。”回答的是权藤,在这些人当中除了我以外,最冷静的应该就是他了,虽然他的脸有点扭曲,不过我想那大概是因为他的皱纹,“电话线大概因为暴风雪断了吧,手机也没有信号。”
“在日本还有手机没信号的地方……”真由子仿佛世界末日般惊恐,绝望地发出了悲鸣。
“我说,”英一放下二郎腿,支起上半身问,“那大叔真是中毒死的吗?”
“中毒?”真由子眼睛瞪圆了,“是中毒吗?”
“应该是中毒吧。”权藤点点头,神色很凝重,“没有伤口,头颈也没有被勒的痕迹。呕吐的样子以及抓住胸口的样子很像中毒身亡。”
“或许是心脏病发作吧。”英一说。
“也不能说完全没这种可能,不过这看上去更像是中毒身亡。”
一定是有着长年的经验才能这么自信地下结论吧,我有点敬佩地想。
“番木鳖碱……”真由子小声地脱口而出。
“那是啥?”我忙问她,她慌忙解释:“啊、没什么,这是外国推理小说里经常会被提到的一种毒药。”她显得有些害羞,“我经常看这类小说,所以不由自主就想到了……这应该是虚构的毒药吧。”
“不知道。”我轻描淡写地带过。
“我老爸以前是警察。”英一在远处指着权藤,脸色有点敬畏,“他在退休前一直都非常认真地工作,是个刑警哦,所以他应付这类事情比我们要沉稳得多。”
真由子的眼中闪耀出安心感动的光芒,大概因为有一个原刑警在场让她增加不少安全感,但同时不免也依旧感到不安:“如果是服毒的话,应该是自杀吧?”
“不清楚。”权藤双手抱胸,嘴唇用力抿起。
“如果田村不是自杀的,那就表示凶手还可能在这里。”真由子口齿伶俐地说着,“在被暴风雪封锁的地方发生杀人案件,这不变成推理小说的场景了吗?如果真是自杀就好了……”
“自杀就好了……你倒是说得轻巧。”英一冷哼一声。
“那你说是他杀才好?”真由子柳眉倒竖,看来她实际上是个强势的女人。
“话说起来,好像是有小说描写孤岛上发生连续杀人案件呢。像《东方快车谋杀案》这种。”娃娃脸厨师也说。
“那不一样。”真由子犹豫了下,依旧指出他的错误,“那本是别的类型的小说。”
“啊,是这样吗。”
“很可惜。”我开口,“我不认为这是自杀。”
“哎?”真由子惊讶地看着我。“你凭什么这么肯定。”英一也透过眼镜盯着我。但对于我来说,判断田村干夫非自杀简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在我们调查后所发生的死亡,只会是由意外事故或者不幸的事件导致。老死、病死以及自杀都与我们没关系。而情报部的人之前有说过,田村干夫的调查报告结论为“可”,这就表示我的同事已经调查过他——也就是说,他不可能会自杀。
“如果不是自杀那是什么?难道说有人给那大叔服毒了?”英一瞪着眼睛。
权藤轻抚下巴,表情变得危险,然后说:“厨房里好像留有两只杯子?”
“是啊。”其他人跟着点头。在田村陈尸的厨房里,发现了两只玻璃杯。两只杯子虽然摆放得有一段距离,但都是杯底见空,只残留几滴类似于红酒的液体。由于娃娃脸厨师坚持昨晚这里并没有这两只杯子,所以可以推测,这两只杯子是半夜的时候被人拿出来的。
而田村聪江也证实田村干夫嗜酒,因此基本能确认其中一只杯子是他使用的。
“有两只杯子就表示还有一个人也在场。”英一扫视众人,仿佛想要从中找出那个“别人”,“就是那个人把毒药掺进酒里的吧。”
“这酒是昨晚大家喝剩下的。”娃娃脸厨师怯生生地说。
“也就是说,毒药并不是事先掺进去的。”权藤松开交叉在胸前的双手,重新坐到沙发上,“那田村大概是什么时候死的呢。”
“那应该是……”我搜索着我的记忆,“大概是早上5点到6点之间。”我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由于我回答的速度实在太快,众人都用怪异的眼光注视着我。我暗叫糟糕,英一已经挺身而出地问我:“为什么你连这都知道。”
“实际上,”我忙解释,“我的房间就在楼梯旁边,只要有人走动很容易就听到脚步声。”
“所以?”权藤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好像在等我语出不实的时候瞬间击破我的谎言。
“早上五点多,我听到外面有动静。因为有点好奇我就往门外看了看,结果正好看见田村先生往楼梯走。”
客人以及厨师的房间都在二楼。走上楼梯,往右的走廊上两侧共有5间房子。我的房子在最靠外的右手侧,而走廊对面的则正好是田村夫妻的房间。
“你是通过猫眼看的吗?”
“猫眼?恩,是的。我也就随便看了下,正好看见田村先生一个人从房间里走出来。”
其实,不只田村出门的瞬间,我一整晚都通过猫眼窥视着屋外。对我来说,不管是躺在床上还是站在门前,对我的体力都不会造成多大影响,即使坚持几小时甚至几天都没有问题。我原本打算在田村聪江从对面的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假装碰巧遇到然后凑上去和她搭话,所以才会整晚守在门前窥视外面。
然后清早5点多,我看见田村干夫走出房门。大概是睡不着吧,我看见他闷闷不乐地出了房间,脚步沉重地走向楼梯。
“你为什么5点多还醒着?”英一尖锐地追问。
“因为担心这暴风雪……”我煞有其事地吹牛,“所以睡不着。”
“发现尸体的时候是6点吧?”权藤确认。
发现尸体的是我与田村聪江。田村干夫的身影消失在楼下后,约莫过了一个小时,田村聪江也从房里走了出来。我按照计划,假装正好开门出房间,和她打了招呼。她的微笑很沉稳:“我起来却发现我丈夫不在房里,不知道上哪去了。”那时,她的语气从容自得,想必根本未曾预料到丈夫的死亡。
然后我们一起从楼梯走到一楼,到了厨房的入口附近,却发现田村干夫倒在那里。
“我是听到田村夫人的惨叫声后立刻起身下楼的。”娃娃脸厨师摸着下巴说。
“我跟儿子也是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起床了。”权藤歪着嘴,然后伸出食指指向真由子,“那时候你也在楼梯那里吧。”
“因为那惨叫声实在很凄厉啊。”真由子好像要重演当时的惊恐之情,轻轻用手拍着胸口,她的表演十足地诠释了什么叫做夸张。
“也就是说,”娃娃脸厨师说,“那个时候大家都在二楼。那到底是谁跟田村先生一起喝酒的呢?”
“大概逃出去了吧。”我脱口而出,并且认为这个设想很合理。
“逃到暴风雪里?”权藤望向拉着窗帘的窗口,“这别墅不锁门的吗?”
大家一起看着娃娃脸厨师。没办法,大家很自然的把负责做饭的他看成是别墅主人方的代表。他回答:“基本上,正门入口处是会锁的。”
“那么……”真由子脸色铁青,“犯人是从哪里消失的?”
“也不一定是消失吧。”权藤依旧沉着,“也有可能是我们当中的某人和田村先生一起喝酒后回到了二楼。他只要在听到田村夫人惨叫后假装不知情的样子冲到一楼就可以了,没必要逃到外面去。”
“但是,”我下意识地说,“晚上并没有其他人下楼啊。”
“为什么你能这么肯定。”英一看我的眼神充满狐疑。
我当然不可能告诉他们,我整晚都在门后监视走廊上的动静:“刚才我也说了,我的房间就在楼梯旁边,有人经过立刻就可以知道的。”

死神的精度主题曲

藤木一恵-Sunny Day

こぼれ落(お)ちたのは
koboreochi ta no ha
涙(なみだ)じゃなく祈(いの)る声(こえ)
namida ja naku inoru koe
见上(みあ)げていたのは
miage te i ta no ha
云(くも)の上(うえ)の太阳(たいよう)
kumonoue no taiyou
眠(ねむ)るように生(い)きていた
nemuru you ni iki te i ta
いつも孤独(こどく)だった
itsumo kodoku datta
君(きみ)に出会(であ)うその日(ひ)までは
kimi ni deau sono hi made ha
ずっとずっとここで
zutto zutto koko de
ひとりでも歌(うた)える
hitori demo utaeru
爱(あい)の歌(うた)があるとしても
ai no uta ga aru toshite mo
ひとりでは探(さが)せない
hitori de ha sagase nai
両手(りょうて)に触(ふ)れたこの温(ぬく)もり
ryoute ni fure ta kono nukumori
仮面(かめん)を缠(まと)えば
kamen o matoe ba
忘(わす)れられる気(き)がしてた
wasure rareru ki ga shi te ta
记忆(きおく)をしまった
kioku o shimatta
箱(はこ)に键(かぎ)をかけて
hako ni kagi o kake te
あんな暗(くら)い场所(ばしょ)でさえ
anna kurai basho de sae
君(きみ)を见(み)つけ出(だ)せた
kimi o mitsukedase ta
戻(もど)ることができなくても
modoru koto ga deki naku te mo
もっともっと远(とお)く
motto motto tooku
ひとりきり覚(おぼ)えた
hitori kiri oboe ta
ひとりでは届(とど)かない
hitori de ha todoka nai
ドアの向(む)こうで待(ま)つ明日(あした)へ
doa no mukou de matsu ashita he
ここからもう一度(いちど)歩(ある)き出(だ)す
koko kara mouichido aruki dasu

with you...

悲(かな)しみを优(やさ)しさに
kanashimi o yasashi sa ni
変(か)えてみせるから
kae te miseru kara
いつかは必(かなら)ず
itsuka ha kanarazu
本当(ほんとう)の自分(じぶん)を许(ゆる)せたら
hontou no jibun o yuruse tara
痛(いた)みも消(き)えてく
itami mo kie te ku
きっと
kitto
爱(あい)の歌(うた)はもういらない
ai no uta ha mou ira nai
阳(ひ)だまりのようなこの温(ぬく)もり
hi da mari no you na kono nukumori
君(きみ)となら探(さが)せる
kimi to nara sagaseru
见(み)たことのない明日(あした)を
mi ta koto no nai ashita o

相关专题: 精确度 死神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