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容老街爱情的句子 描写老巷子的精美语句

Tips: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老巷子里的风,永远不急不缓地吹着,高高的围墙,雕花的屋檐,岁月和风雨磨损了当年的风光,巷子里的老房子保存着历史的痕迹,却坐落在被遗忘的路
口。老人坐在门槛上聊天,那些属于她们的故事,是尘封的美酒,随着一年一年老去的年华,越来越香醇。她们大声地说,肆意地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她们做
最真实的自己。小孩在巷子里跑来跑去,玩着他们的游戏。

  飞就住在老巷子里一个古旧的院子内,有圆型的院门,有供祖先的厅房。院子里是一间间的房子,她家住着其中的两间,都很窄小。一间用木板隔断,外
面是客厅,她父母住在里面。另一间中间挂一方布帘,飞和姐姐睡里面,外面睡着她的弟弟和妹妹。厨房在屋檐下,和别家的人互相挤着。屋檐的尽头,隔个小间,
装个简陋的木板,那是冲凉房。院子里有个厕所,用的人多经常排队,所以每家的床底都有一个痰盂,以备方便之用。
  去飞家要走过长长的巷子。巷子弯弯曲曲,幽深窄长,麻石板干干净净,小草在墙角的缝隙里探出头,为这灰白黑的巷子平添一丝新趣。飞带着我从马路上钻进一条小巷,再转入另一条小巷,又再转入另一条小巷,转得我头晕,以致我没办法一个人找到她的家。
  很多老房子的院墙上都有豁口,我们找到一个,爬上院墙,爬上屋顶,瓦片在我们的脚下发出咔咔的声响,扬起小小的灰尘。开始时我们还很怕把残旧的
瓦片踩破,久了发现这些看似弱不禁风的瓦片们其实很坚固,于是,我们便放心大胆在上面跑来跑去的,从一座院墙翻到另一座院墙,然后坐在最高的那座屋脊上,
看脚下灰蒙蒙的老房子和若隐若现蜘蛛网一般的巷道。
  那些古老的院子,古老的麻石板小巷,收藏着岁月的痕迹,收藏着生活中的故事,也收藏着很多扑朔迷离的传说。
  我们有各种关于小巷里或真或假的传说,有人的、有妖的、有魔的、有鬼的、有美好的、有丑陋的……我们去印证这些传说的真实性,询问身边的人群,去那些发生故事的地方探秘……
  巷子其实很寂寞,老人和小孩是我们臆想出来的情境,只在比较大的巷子里出现,小巷里基本上只有风陪着转来转去地捉迷藏,久了,也倦了,便在阴凉
处,舒舒服服地打个盹。我和飞最喜欢钻进那些无人的小巷里,巷子窄小,两边的院墙高高的,把光线都挡在了外面,只有窄窄的一丝光,在头顶漏下来。我们喜欢
这种清冷的感觉,仿佛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我们在大大小小的巷子里转来转去,把自己转晕,转迷路。
  那是城市的老区,很大的一片老房子,房子与房子之间,是细细小小的巷道,蜘蛛网一般,纵横交错。我们在小巷里游走,不断发现新的小巷,不断把走
过的小巷忘记。有时我们会在走过的院门或是花格窗上,别上一朵小小的花儿,期望带给里面的人一丝春意;我们也曾写了很多纸条,撒在到达的巷口,期望那些纸
条能带着漂流瓶的祝愿;我们还曾站在巷口大声喊一个名字,看有没有这个名字的人出来,问说:你是?然后我们回:你是……我们做着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直到
在巷子里捡到了西子。
  一直相信西子的出现是上天早已经注定好的事情,否则,我和飞会一直在这片老巷子里游荡,不会知道尽头有多远。
  那天我们偶尔路过,西子站在巷口,左右顾盼,他找不到出去的方向。
  我们是乐于助人的好孩子,带着他往外走,在蜘蛛网里转悠着。但转着转着,我们把自己也转晕了,仿佛一直在一条一模一样的巷子里走着,连院墙边的
小水沟都长得差不多。眼看着天黑下来,小巷里显得很阴暗,有邪恶的气息传来,关于老屋子里狐与妖与鬼怪的传说一个接一个在我的脑海中展开。我开始害怕,飞
紧拉着我的手,她的手心里也都是湿湿的汗。这个时候,倒是西子,自告奋勇地摸索方向,把我们带出了迷宫。
  后来我们再去那条巷子,却很轻易地走了出来,我们就说西子身上有特别的气息,引发了异度空间的气场,把我们困在了里面才导致辨不清方向。但就因为这次迷路,我们和西子,成了巷子里的三剑客。
  西子那时大学刚毕业,在一个单位里实习,因为想过独立的生活,他找朋友借了一间房子,搬到了这片老区深处的一条小巷里。说那是一条小小巷,实在
是因为它太小了,小得刚刚好容一个人走过去,多一点空隙都没有,站在它面前,有喘不过气的压迫感。可是穿过那条羊肠般细小的巷道,眼前忽然就一亮,小巷的
尽头是一片空地,被挤在古旧的院墙中,种着各种各样的植物,绿油油地点缀成这个灰白旧房区里的一个桃花源。
  很喜欢西子租住的房子,我和飞有事没事就往他那里跑,坐在吱呀作响的藤椅上,欣赏着那些叫不出名字的植物。这片房子的人很多都搬走了,四周安静
得连墙角的小虫都压低了声音,我们或者吱吱喳喳争执个不停,或者一句话也不说,各自静静地品自己的心事,或者排成一列,蹲在进来的那条小小巷里,仰望头顶
的一线天,感受那种压抑的感觉。
  西子说我和飞是两个精灵,张着五彩的翅膀在泼墨般黑白渲染的巷子里飞来飞去,而他是一座被遗忘在巷子尽头的老房子,等待着我们在他的墙头歇息。
  其实,西子对这片老区很熟悉,他有很多住在老区里的小伙伴,从小就在这些小巷里追逐奔跑流窜,对每一条小巷不说了如指掌,但也八九不离十了。当我们自以为耍弄了他的时候,却原来,是我们乖乖地跑入了他的圈套。
  原以为我们能这样一直到天荒地老,但狗血的人生总有狗血的故事情节,我们也不例外。这个狗血的故事很恶俗,就是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西子,在我正各种纠结的时候,却在飞的钱包里看到了西子的照片。
  飞会睁着无辜的眼睛很可爱地拍着我的肩膀向西子夸张地推介着我的各种好,然后幽幽地说这么好的人哪里找去。西子就笑,我就涨红了脸。如果我没有
看到飞的钱包里西子的照片,我会一直在谎言里甜蜜下去。我知道了真相,飞再说时,我便看到里面有多少戏弄的味道,我也看到了她与西子目光交换时那些意味深
长的笑。那一刻,我便觉得自己傻瓜一般。我们还是会一起在巷子里钻来钻去,但巷子里的空气正一点点变得暧昧起来了。
  后来,西子正式上班,搬出了小巷。再后来,飞家也搬出了小巷,搬进了新区的楼房。我从未在小巷里住过,却无比依恋着小巷。可是我不再约他们,我
会自己信步走入一条小巷里,在一条接一条的小巷中缓慢走过。更多的时候,我会去西子曾经住过的那个房子。藤椅还在,虽然越来越破旧,四周的花草越长越茂
盛,大有把整个空间都吞并掉的气势。我蹲在那条细小的巷子中,抱着双膝,发着呆,一动不动。
  老区在经历了保护与否的争议之后,没有获得任何定论,但挖土机已经轰隆隆开了进去,像一只大嘴怪兽,一口口吞吃着那些深深浅浅的巷子,吞吃着那些被风雨侵蚀了带着历史厚重感的老房子。
  背着相机去了老区,想把那些曾经走过曾经留下生活印记的地方存留下来。我随意从马路拐进一条巷内,惊讶地发现,靠着马路的,就是飞家曾经住过的院子。去她家的路,根本不必绕那么多的巷子。原来从一开始,这些巷子就给了我一个魔咒。
  那天,我一张照片都没有拍,一整天,我从一条条小巷里走过,天黑时我钻出了小巷,看着这一片被黑暗一点点吞没的老房子,即将在这个城市里消失。而我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光,也在这些巷子里流淌,然后被岁月一点点吮吸干净。

形容老街爱情的句子 描写老巷子的精美语句

用来形容旧城、古城、小城、老街的词语跟句子,越多越好!

夕阳向大地洒下金辉,整个古城披上了蝉翼般的金纱,大地蒙上了神秘的色彩。
汽车嘟嘟的喇叭声,自行车叮叮当当的铃声,霎时构成一组清晨交响曲。
我的家乡枣港城烟台,它像一颗闪亮的明珠,镶嵌在胶东半岛的海疆上。
纵横交错的交通设施,构成了城市的血脉和骨架,推动着古城北京大踏步迈向现代化国际城市 一到夜晚,万盏灯火大放光明,一幢幢大厦顿时披上了宝石镶嵌的衣衫,一条条街道也都变成了皓光闪耀的银河。
夜深了,小城的灯光像远飞的萤火虫,忽闪忽闪地越来越昏暗,整个城市像笼罩在梦幻中。
苏州,这古老的城市,现在是熟睡了。她安静地躺在运河的怀抱里,像银色河床中的一朵睡莲。
万盏灯火闪烁着,我像在遨游太空银河,又像在观赏古都长安的灯会。
在夜幕的衬托下,街道上的汽车一辆紧跟一辆,一排紧挨一排,好似流淌着一串串耀眼的珍珠,又像是一行行闪烁的星星在移动。
如果说白天广州像座翡翠城,那么当太阳沉没,广州就成了一颗夜明珠,灯光如海,千街闪。
旋风卷着黄尘灰土夹着鸡毛蒜皮,把整个镇子搅得乌烟瘴气,把热闹的集市捣乱得萧条起来。
夜幕降临了,一盏盏明晃晃的电灯,像一颗颗金光灿灿的夜明珠星罗棋布地镶嵌在小镇上。
雨夜中的小镇,点点朦胧灯火,像似睁似闭的无数个眼睛。 大田里的麦苗像片海,远近村庄像绿海中的船。
田野静悄悄的,远远近近的村舍,开始出现了一两盏如豆的小灯,怯生生地闪烁着。
水乡的河,密得像蛛网,圆圆的石拱桥,多得像雨后的水泡。
蒲公英托着一朵朵小小的金色花儿,好像在礼赞这水乡的春天。
乡间小路,弯弯曲曲,像顽皮的孩子在捉弄人,不时露出一点点踪影,不时又隐没了。 家乡的河流,纵横交错,密如蛛网,可称得上是东方的威尼斯。
金翅雀唱着、跳跃着,有时也扑打着,像一群不知疲倦的孩子,给这幽静的山村更增添了情趣。
圆月像一盏巨大的天灯,把山乡映照得像个透明的水晶世界。 溶溶的月光,奶水一样透过伞状的洋槐树枝桠,洒在山村泥墙小院里。
村子的上空升起袅袅炊烟,好像一个个身穿白纱的少女在翩翩起舞,在夕阳的照耀下婀娜多姿。 熙(xī)熙攘(rǎng)攘、川流不息的大街上,人声鼎沸,像一锅沸腾的水。 宽阔的街道像一条条输送带,把人们送向四面八方。
大风过去,街上的幌子、小摊与行人,仿佛都被风卷了走,全不见了,只剩下柳枝随着风狂舞。 风越刮越大,大街上的行人,身上、脸上落满了黑土,像刚由地下钻出来。
那条小巷像条游蛇似的,蜿蜒在一排高楼和一片居住区的中间。
小巷那儿没有花,也没有树,枯焦焦的,干巴巴的,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就像一条干涸(hé)了的小河。
苏州的小巷是饶有风味的,它整洁幽深,曲折多变,巷中都用弹石铺路,春天没有灰沙,夏日阵雨刚过,便能穿布鞋而不湿脚。 我爱那平凡的小巷,我熟悉它的每一处小角落,熟悉它的每一块青砖,砖上的每一道裂纹。
五光十色的灯光照在马路上,像镶嵌了一串美丽的珍珠,过路行人的身上仿佛都披上了漂亮的彩衣。 明亮的街灯与天上的群星遥相辉映,整个街市都沉浸在一片珠光宝气之中,炫人眼目。
沿着大道向远看,一盏盏路灯雪亮雪亮,像是一条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火龙。
远远近近的路灯已经亮了,起先像一个暗红的水果盘,渐渐变成了明晃晃的大银球。
马路两侧的街灯亮了,远远看去,像一条波光闪烁的长河。 那圆球状的街灯,像是一颗颗放大了几万倍的珍珠;它们结集在一起的时候,又很像一串葡萄 那一根根灯柱上高擎着一盏盏球灯,像盛开着一朵朵红荷。
向远处伸展的两排明光闪闪的街灯,活像是蜿蜒飞舞的火龙。
相距很远的路灯,投下一束束光圈,雪花像萤火虫似的在灯光下飞舞着。
一两点没精打采的灯光,仿佛是瞌睡人的眼睛。
街上的路灯发射出昏暗的红色的电光,活像那些醉鬼醉汉的一对红眼,一闪一闪地在望着他。
路面铺着枣子般大小的石子,白的、黄的、暗红的、五颜六色,像一条无尽头的彩带。
一条曲折的石板路,鸡肠子似的盘在山湾河边。 在那层通往湖边的小路上,落了一层树叶,斑斑点点,就像一条花皮蛇。
宽阔的马路上样式繁多的汽车穿梭来往,像一条彩色的河在流动。
晚上,上海南京路上万灯齐明,光辉灿烂,连天上的星月也黯然失色。
公路南北走向,它两边栽着松柏和梧

用来形容“旧城”、“古城”、“小城”、“老街”的词语跟句子有哪些?

用来形容“旧城”、“古城”、“小城”、“老街”的句子具体如下:

田野静悄悄的,远远近近的村舍,开始出现了一两盏如豆的小灯,怯生生地闪烁着。

水乡的河,密得像蛛网,圆圆的石拱桥,多得像雨后的水泡。

蒲公英托着一朵朵小小的金色花儿,好像在礼赞这水乡的春天。

乡间小路,弯弯曲曲,像顽皮的孩子在捉弄人,不时露出一点点踪影,不时又隐没了。 家乡的河流,纵横交错,密如蛛网,可称得上是东方的威尼斯。

金翅雀唱着、跳跃着,有时也扑打着,像一群不知疲倦的孩子,给这幽静的山村更增添了情趣。

圆月像一盏巨大的天灯,把山乡映照得像个透明的水晶世界。 溶溶的月光,奶水一样透过伞状的洋槐树枝桠,洒在山村泥墙小院里。

村子的上空升起袅袅炊烟,好像一个个身穿白纱的少女在翩翩起舞,在夕阳的照耀下婀娜多姿。 熙(xī)熙攘(rǎng)攘、川流不息的大街上,人声鼎沸,像一锅沸腾的水。 宽阔的街道像一条条输送带,把人们送向四面八方。

大风过去,街上的幌子、小摊与行人,仿佛都被风卷了走,全不见了,只剩下柳枝随着风狂舞。 风越刮越大,大街上的行人,身上、脸上落满了黑土,像刚由地下钻出来。

那条小巷像条游蛇似的,蜿蜒在一排高楼和一片居住区的中间。 

小巷那儿没有花,也没有树,枯焦焦的,干巴巴的,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就像一条干涸(hé)了的小河。

苏州的小巷是饶有风味的,它整洁幽深,曲折多变,巷中都用弹石铺路,春天没有灰沙,夏日阵雨刚过,便能穿布鞋而不湿脚。 我爱那平凡的小巷,我熟悉它的每一处小角落,熟悉它的每一块青砖,砖上的每一道裂纹。

五光十色的灯光照在马路上,像镶嵌了一串美丽的珍珠,过路行人的身上仿佛都披上了漂亮的彩衣。 明亮的街灯与天上的群星遥相辉映,整个街市都沉浸在一片珠光宝气之中,炫人眼目。

沿着大道向远看,一盏盏路灯雪亮雪亮,像是一条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火龙。

远远近近的路灯已经亮了,起先像一个暗红的水果盘,渐渐变成了明晃晃的大银球。

马路两侧的街灯亮了,远远看去,像一条波光闪烁的长河。 那圆球状的街灯,像是一颗颗放大了几万倍的珍珠;它们结集在一起的时候,又很像一串葡萄 那一根根灯柱上高擎着一盏盏球灯,像盛开着一朵朵红荷。

向远处伸展的两排明光闪闪的街灯,活像是蜿蜒飞舞的火龙。

相距很远的路灯,投下一束束光圈,雪花像萤火虫似的在灯光下飞舞着。

一两点没精打采的灯光,仿佛是瞌睡人的眼睛。

街上的路灯发射出昏暗的红色的电光,活像那些醉鬼醉汉的一对红眼,一闪一闪地在望着他。

路面铺着枣子般大小的石子,白的、黄的、暗红的、五颜六色,像一条无尽头的彩带。一条曲折的石板路,鸡肠子似的盘在山湾河边。 在那层通往湖边的小路上,落了一层树叶,斑斑点点,就像一条花皮蛇。

宽阔的马路上样式繁多的汽车穿梭来往,像一条彩色的河在流动。

相关专题: 老街 旧城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随便看看